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悲镰之鸣 第十九章 比试

发布时间:2020-01-16 14:51:23

悲镰之鸣 第十九章 比试

午后的阳光透着懒惰,直令得人昏昏欲睡。

首部只剩那影组们忙进忙出的身影,搜罗着来自大陆各地的资料、

那忙碌的身影一直持续到深夜。

入夜

魍部旁院

凌莫无心睡眠,独自一人静静地坐在院顶。

透着丝丝寒凉的风吹过,那宛如轮盘般的明月高悬于空,恍惚月光间,凌曦的身影浮现在这月夜的朦胧之中。

凌莫伸手去抓,却发现只不过幻境一场,不由地轻叹一声。

“怎么,有心事?“一道倩影缓缓落在凌莫身旁。

“雨?“凌莫轻声问道。

“嗯。“那人轻声应道,坐了下来。

“半夜不睡,在想凌曦的事?“雨见后者情绪低落,道。”你别太担心,凌曦那小丫头我是见过的,机灵得很呢,可比某个笨蛋哥哥强多了。我们明天比试完了,就去救她,好不好?“

语气酸酸的,却带着善解人意,安慰着凌莫。

“但愿如此吧。“凌莫淡淡道,”谢谢你,雨。“

“说什么呢?“雨嗔怪一声,将头靠在凌莫肩上,缓缓闭上美眸。阵阵清香入鼻,令得凌莫心安下来。月光散在二人身上,镀上一层银光。

“这么多年,一个人支撑着整个魍部,怕是会很辛苦吧。“凌莫看着她微颤的睫毛,暗想道。任由她靠在肩上,让她放松一小刻。

“咳咳……“不自然的咳声打破了此刻的静。

凌莫抬头,见一银发少女站在月光下,俏红着脸低头。那一缕妖艳的红在银发中十分显眼,赫然便是那魅部冷月无二。

“啧,还说没什么关系,朋友会大半夜上门造访吗?“雨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玉手偷偷掐了一下凌莫的腰间。

凌莫吃痛,只得尴尬一笑看着雨。

“你看我做什么?换不快去招待下你那位“朋友”?“雨恼羞跺脚,轻盈的身姿掠下,向自己的房间而去。

凌莫翻身下房,看着面前的冷月。

“那个,她不会在生我的气吧……我什么都没看到。“冷月难得扭捏,俏脸如同滴血一般,”对不起,冰煞!“

“没什么的。“凌莫轻轻一笑,说道。”我被送入魍部后便是她一直照顾我,训练我。这么多年,与我差不多的年纪却背负了太多,撑起整个魍部也不容易。“

“差不多的年纪吗?“冷月诧异地反问。

“看不出来吗?“凌莫突然恍悟,道,“哦,对了,她那副妆容骗过了不少人的眼睛,不过这事不要当着他人的面提起,否则她会生气的。”

“嗯,冰煞如此信任我,我定然不会让冰煞失望的。”冷月浅笑,露出两个浅显的梨涡。

“冰煞一定很喜欢雨吧。”冷月低声喃喃道,细若蚊鸣。

“嗯?什么?”凌莫却没听清,迷茫地问道。

“没什么……。噢,对了,这个给你。”冷月递过一份资料,满怀歉意道。”白天事情比较多,这是我整理各部的资料,你拜托祭的资料,现在给你。“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凌莫涌过一丝感动,接过资料。

“嗯。”冷月不好意思地笑笑,应声道。

“那个,冰煞只是代号,叫我凌莫吧。”凌莫道,这个善良的女孩已然进入他心中。

“嗯,那凌莫,我叫栀璃,以后你叫我栀璃好了。”冷月回道。

“栀璃吗?很好听的名字。”凌莫轻笑道。

“那凌莫,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冷月挥手,转身离开。

凌莫挥手,看着那道倩影消失在月夜中。

“呵,小家伙女人缘不赖嘛。”发女自凌莫眉心处涌出,调笑道。

凌莫摇摇头,翻阅起手中的资料。

一夜未眠

#8226;#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清晨

首部比武场

众杀手一片肃静,围坐在比武场周边。

四名头号杀手分别跟在各首领的身旁。

“魅部赤离,擅长近身格斗,但身法偏下,注意他那柄血红大刀,如若碰上他,用速度找空挡偷袭,你可以做到。”雨悄悄对凌莫耳语,指点道。

“嗯。”凌莫点头。

“魅部沐儿,软鞭伴身,擅长以柔克刚,不要被她软鞭触及到,否则你会死得很有节奏。”见凌莫点头,雨继续道。

“魅部冷月,主修魅部身法与残影诀。而且我直觉,她的实力比你高,手上那柄长剑,看剑鞘魔纹不似凡物,打不过就认输吧。“雨轻描淡写地说道。

“这算是作弊吗?“凌莫问道。

“对,算是,谁让你碰上我这么好的首领呢?“雨嘻嘻一笑,道。

“比试采用抽签制,抽到者便上前来吧,剩下二人再比试,最后胜者狭路相逢,如何?”离老简单介绍道。“比试点到为止,切不可伤人性命。你们,可否有异议?”

“全听从首领安排。”四人点头,抱拳道。

“好,那我们便开始吧。”离老淡淡一笑,手一挥,桌上字条如魔术般出现在手中,“魍部冰煞,离部赤离。”

两道身影旋即落在场上,空气中弥散着碰撞的气息。

“请多指教!“二人相视一眼,抱拳道。

猩红魂气从赤离体内暴涌而出,与之血红长刀交相连接,整个人弥散着一股血煞之气,如同地狱爬出的血人一般。

凌莫丝毫不示弱,一道青蓝色魂气随着周身包绕而上,冰寒之意让在场的人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一柄寒铁匕首倒映着那血人,魂魄中期实力一展无遗。

“敢问在下进入魂气境何种层次了?“赤离问道。

“魂魄中期。“凌莫淡淡说道。

“好,那便是势均力敌,在下不客气了。“赤离暴喝一声,手中血刀直直劈向凌莫,大有破山开山之势。

“来吧!“凌莫眼神闪过一丝寒芒,周身青蓝色魂气携带着他暴敛而出!

脚踏魍部身法,一道道残影纷飞而出,那残影诀亦是催发至极致!

赤离却不显丝毫慌乱,屏息凝神,盯着眼前变幻的残影,突然横起刀来挡在胸前。

铛――

匕首发出一声脆响,凌莫眼神透着一丝惊讶,那血刀猛然爆发一阵红光,一道极为残暴的魂气顺着匕首涌进虎口,而凌莫周身青蓝色魂气,也是趁机袭向赤离。

砰!

两道身影同时倒退。

“好霸道的魂气!“两人同时惊叹,周身魂气纷飞速旋。

那血煞之气入体,凶残至极,在经脉内肆虐,好在凌莫魂气雄厚,才将之生生逼出体外。

同样,赤离那边也不好受,那极寒的魂气摄入体内,令得他那四肢都略显僵硬。凭借着狂暴的血煞之气将其逼出体外,额头同时布满冷汗。

“好!不愧为冰煞!我今天算是领教到了,来,我们继续。“二人相识一笑,赤离道。那嗜血好战的性格让他热血沸腾!

“好,尽管出手便是!“凌莫也催动身法迎了上去,青蓝色魂气与那血煞魂气狠狠碰撞在一起。

轰――轰――

比武场弥散着青蓝与猩红魂气中,两道身影不断在其中穿梭,时不时发出病人相接的声音。

赤离攻势凶猛,凌莫慢慢开始与之周旋,不再硬碰硬。

残影诀接连发动,终是让赤离那鹰隼般的双眼找出破绽,血刀夹杂着雄厚的魂气,一刀暴劈而上!

咔嚓――

却不是骨骼碎裂的声音,而是碰到一堵冰障,随着碎裂声,在巨大的冲击下,冰屑道道散落。

“魂气化形?倒是有趣。“望着那散开的冰屑,赤离道。血煞魂气涌向血刀,”冰煞,再吃我一招如何?“

未待凌莫回答,血刀徒然增加数尺,犹如地狱魔鬼,犹如残暴野兽,向那道身影劈去。

“血刃化形!“一声怒吼,血气四处纷飞。

#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凌莫!“在场外的雨站起身来,美目充满惊慌,盯着那比武场内。

“稍安勿躁,雨首领。“离老按住她身形,”关心则乱,我已看出我那魑部小子已经输了。你看下去吧。“

#8226;#8226;#8226;#8226;#8226;#8226;#8226;#8226;

“你输了。”淡淡地声音在赤离耳边响起,那脖颈上的寒凉感让赤离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那这是?”赤离盯着眼前缓缓消散的身影。“残影诀吗?”

“不,只是我的影身,也可以看做我的另一半,替身而已。”那黑影不断消散,化在空中。

“倒是我疏忽了,敢问冰煞名讳,在下愿意结交为友!”赤离也是痛快之人,当下问道。

“在下凌莫。”凌莫倒是愿意结交一位强者朋友。

“好,今日之战战的痛快!魑部赤离,认输!”魂气散开,赤离声若鸣钟,抱拳道。“凌兄的手段与身法在下着实佩服不已,望来日再战!”

“在下不过取巧,承让了。”凌莫亦是抱拳,道。

“好,好!”离老也轻笑一声,宣布道。“第一场,魍部冰煞胜!“

雨悬着一颗心放下来,缓缓坐下身姿。是啊,少年早已成长,自己还不放心他的实力吗?

凌莫身形退回至雨身边,眼睛盯着比武场内。那里,二女在做着准备。

“冷月,你到底强到什么程度了呢?“看着场内那银发背影,凌莫暗想道。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网上挂号
贵州银屑病医院电话
亳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呼和浩特治疗癫痫病医院
绍兴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