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浅析民事速裁亟需解决的几个问题

发布时间:2019-08-15 09:31:16

当前,司法资源的不足与案件数量的 爆炸 使基层法院的民事审判工作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传统的诉讼模式已无法满足社会公众对司法的期待。许多基层法院从司法实践出发,兴起了速裁的热潮。现行速裁基本上是在民事简易程序的框架内对诉讼程序的再简化,通过走管理型路径,以强化管理、深挖内部潜力、提高速裁法官办案积极性等来提高效率。人的精力和能力毕竟有限,目前,速裁法官的潜力似乎已经得到充分挖掘,以程序的简化实现效率的提升也已经发挥得淋滴尽致,办案数量和办案效率再提高、办案质量再提升已很困难,速裁似乎已进入了 瓶颈期 。就当前司法实践中速裁机制存在的问题,本文略作分析。

一、独立的诉讼程序价值地位的缺失

速裁程序的提法,源于最高人民法院 二五改革纲要 提出的 要继续探索民事诉讼程序的简化形式,在民事简易程序的基础上建立速裁程序制度 ,但如何构建速裁程序制度,目前并没有明确的规则。司法实践中,各地法院的速裁运行模式呈现出多种场景:有的法院是独立式速裁模式,即将速裁作为简易程序中的特殊程序,自行制定速裁规则,把一些简单、易处理、耗时少的民商事纠纷纳入速裁范围,快审快结;有的法院是替代式速裁模式,即基本上是按照简易程序的适用范围和办案流程进行操作,只是缩短了办案时间,加快了办案节奏;还有的法院是前置式速裁模式,即将速裁作为开庭审理的过滤机制,立案后对能够调解或者不开庭审理就能解决的案件实行速裁,不能解决的案件则转入业务庭开庭审理。这几种运行模式大部分仍然是在简易程序的范围内运行,仍受制于简易程序规则,无非是通过人员的主观能动性加快案件各个流程点的速度,通过管理的形式,以增加办案力量、延长工作时间、提高劳动强度为主要手段来提升效率,从一定程度上来讲属于粗放型速裁,易导致专门办理纠纷数量多、结案周期短、劳动强度大的案件的法官产生 职业衰竭 。目前尚无以缩短各个环节的时间要求和简化各个流程节点的形式要求为特征的速裁统一规定,集约型速裁的目标遥不可及,其结果往往是 方便了当事人,累坏了法官 。

二、速裁案件类型的宽泛化

基层法院适用速裁程序的案件,不仅包括传统的纠纷类型,例如婚姻家庭纠纷、人身损害赔偿纠纷等;也有现代型的纠纷,例如买卖合同纠纷、农村土地承包纠纷等。传统型纠纷更多地涉及感情、亲情、人际关系和道德,不宜用简单的速裁 分清是非 ,而要恰当考虑当地的风俗习惯,把促成和解作为纠纷解决的根本目标。现代商事纠纷需要司法裁判 辨法析理 ,使纠纷得到快速处理。

三、存在不符合程序要求的做法

1.送达方式的随意性。我国现行民事诉讼法有关留置送达见证人的严格要求,使得其在速裁机制中几乎没有适用余地;而直接送达和邮寄送达中的 代收人 的范围也很小,这些法律规定的限制都直接影响了速裁效率。在司法实践中,有关留置送达的见证人规则得以变通,送达人员往往不邀请见证人,而是通过拍照、录像等方式进行留置送达,有时甚至连拍照等措施都没有采取,仅仅只有送达人员的简单说明;在 代收人 方面,存在着 非同住成年家属 签收的情形。在没有法律明文规定的情况下,这些送达方式的合法性值得怀疑。2009年,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制定了《关于民商事案件诉讼文书送达问题的若干规定》,在通知当事人领取诉讼文书、定期宣判时的送达、以现代通讯方式送达,尤其是在扩大转交送达主体、放宽留置送达的适用条件和见证人范围、在留置送达见证人不配合或无见证人情形下的变通处理等方面,对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有所突破,对实践中采用的送达方式予以认可,大大缓解了民商事案件送达中的一些突出问题。但是,这个规定毕竟是浙江法院系统的一家之言,尚未上升到法律渊源的高度。

2.诉讼程序的不当简化。现阶段速裁在我国并没有直接的法律依据,为了确保速裁的效率,司法实践中出现了诉讼程序不当简化的现象。例如,怠于行使诉讼程序释明义务,未经被告同意采取强制方式缩短答辩期,在立案后不到15天便排期开庭;送达人员存在变相缩短当事人举证期限的做法,在送达起诉状副本时送达回证上的被告接收时间由送达人员自行填写。速裁程序对程序规则的简化本无可厚非,但超越法律规定进行不当的简化,则有损速裁程序的价值,降低当事人对速裁机制的可接受性。

.程序启动的职权主义。目前,对案件是否开通绿色通道,由速裁庭或其他速裁机构快速审理的决定者是法院,而法院在决定之前是不会征求当事人意见的。简易程序和普通程序是我国两大法定诉讼程序,法院通过对案件难易程度的判断而直接决定适用简易程序或普通程序,这样的做法无可指责。但是速裁并非我国法定的诉讼程序,它是简易程序基础上的再简化,从一定程度上讲,适用速裁机制便意味着当事人某些法定权利的丧失,作为司法者的法院并无权剥夺这些法定诉讼权利。相反,作为权利享有者的当事人则有权放弃程序权利而自愿选择是否适用速裁程序,这是当事人选择主义与处分主义这一司法自治原则在公法领域内的扩展。司法实践中出现的只注重诉讼效率,而依职权启动速裁程序的做法并没有认真考虑速裁制度的法理适当性,容易误入超职权主义诉讼模式。

四、片面追求效率价值

司法解决纠纷 不仅仅停留于对纠纷是非的法律判定,也应注重主体间冲突的真正化解,特别是注重当事人对抗情绪的消融 。实践中,有些法官在速裁过程中,片面追求 速 的效果,以效率指标代替结案指标,以解决案件意识替代解决纠纷意识,导致形式上解决了大量的案件,而实质上纠纷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有的还可能导致纠纷演化为另一种形式的纠纷。面对大量的案件,固定而紧密的排期不允许速裁庭的法官将大量的精力投入到每一个案件中去,从而使案件质量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而随着当事人诉讼技巧的提高,具有快速结案特点的速裁还有可能成为部分当事人利用法院进行虚假诉讼的捷径,如离婚纠纷前后婚姻当事人一方故意与第三方发生虚假的借贷关系等。

五、相关配套制度不完备

由于诉讼对程序性事项要求苛刻,以及法院信息管理系统中信息输入工作的日益复杂等因素的存在,职业法官不仅要从事辨法析理的审判活动,还要完成诸如调查取证、通知当事人、输入案件信息等相对简单的程序性事项,而后者花费了法官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使本已繁忙的工作雪上加霜。其实,那些程序性的事项完全可以交由专门的法官助理去解决。由法官助理专司简单的送达、财产保全、调取证据、信息录入、通知当事人、装订案卷等程序性事项,而法官则专门从事开庭审理、调解、撰写判决书等裁判事项,这应该是比较合理的法院人力资源配置模式。此外,还缺乏对速裁法官科学的评价考核机制,一定程度上存在着不论案件难易程度单纯以办案数量论英雄的法官考评模式,这样的考评机制不仅有违科学性,而且还不利于提高其他业务庭法官的办案积极性。

虽然速裁在司法实践中存在着诸多缺陷与不足,但 迟到的正义即非正义 ,在公正的基础上追求效率已成为当代司法不可逆转之潮流,速裁体现出来的效率价值无疑适应了时代对司法的要求。司法实践中速裁所遇到的问题,在于法律制度设计层面上规则的缺乏,而非推行速裁的基层法院之过错。速裁机制不应仅仅是各地法院在面对大量案件时的权宜之计,更重要的是要考虑影响速裁运行的社会、历史、经济等诸因素,从内在价值理念的角度寻求速裁机制的正当性。(额尔古纳市法院 郎晶)

5.12国际护士节丨欢庆护士节还可以这么玩!
口臭的原因和治疗方法
不孕症吃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