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湖南大学新掌门人承诺不申报新课题不新带研

发布时间:2019-07-08 14:50:40

湖南大学新掌门人承诺不申报新课题不新带研究生

阅读提示  担任校长期间不申报新课题、不新带研究生,湖南大学新任掌门人赵跃宇凭借“两不”宣言迅速走红,成为焦点人物。  他为何要承诺“两不”?他“为”什么,又不“为”什么?关于权力与学术之间的关系、关于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他有怎样的思考?作为“千年学府”的新掌门人,他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虽然履新已经3个多月,但湖南大学新任校长赵跃宇的思绪总会被拉回到3个月前。  9月14日下午,首都机场,赵跃宇走下飞机,刚打开,就收到一条短信。原来,第二天湖南大学将召开大会宣布任命他为校长。于是,赵跃宇只能又直接乘机回到长沙。  如今,赵跃宇回忆起来,自己在飞机上构思任职发言时,就已经开始对要成为一名怎样的校长、今后要交一份怎样的答卷进行思考,“事实上,这个思考到现在仍在继续,没有停止。”  “校长职业化会成为趋势”,校长的使命应是确定学校整体战略  赵跃宇的“两不”承诺,是当着全校师生的面作出的。有评价称,赵跃宇迈出了中国校长职业化的第一步。对此,他很谦虚:“我不这样看,我的承诺和校长职业化没有多大关系,我只不过做了自认为合理的一个选择。但是我认为校长职业化在中国一定会成为发展趋势。”  服务湖南大学已19年的赵跃宇,从2001年开始担任湖南大学副校长。“担任副校长尤其是2009年主管学校人事工作以来,就发现个人时间和精力不够用,为了集中精力做好校长管理工作,我才做出这个决定。”目前,赵跃宇门下还有8个研究生,都已经分到一位教授和一位副教授门下联合培养。  不亲自带学生,是为了带好全校所有的学生;不做课题,是为了全校的老师能够做好课题。这句话,曾让赵跃宇广受赞誉。在他看来,校长的使命应该是以管理为主,确定学校整体发展战略,并为之克服困难、努力推进。  为了学校发展,改善教学环境,“钱”是每一位校长绕不开的一道坎。他说,在我国,大学发展所需要的经费离不开政府的支持,其中可能80%的经费来源于政府拨款及政府给予的相关政策收费,20%才是校长所需要考虑的;而西方的大学恰恰相反,可能仅有1/3的经费来源于政府,2/3的需要校长想方设法筹集。  正因如此,赵跃宇才有了这样一个观点:中国的校长比西方的校长幸福多了。“西方的大学校长要花很多精力在经费上,而国内的大学校长则相对轻松些。我作为一名校长,自己所做的必须对得起湖南大学5000多名教职工,3万多名学生。”  现在,赵跃宇每天早上5点多就醒了,脑子里转的都是学校的事情,“担子、压力一下子加重了许多。”  “保证学术分配的公平”,敬畏学术,才能处理好学术与权力的关系  在任命大会上,赵跃宇谈到了“四个敬畏”,其中一个就是“敬畏学术”。他说,只有对学术有一种敬畏感,才能处理好权力与学术的关系。这也是他提出“两不”的基点。  除了宣布自己任期内“两不”之外,赵跃宇还要求学校里担任管理岗位负责人的教授,不能享受学校的学术资源分配,“这样才能保证全校学术分配的公平氛围”。  同时,除了教务处、科研处、研究生处等直接参与教学科研的部门外,其他所有处室负责人一律不得在8小时工作时间内兼任教授工作。  戴着“官帽子”,却在各种学术成果上拥有署名权,这种“挂名”现象在内地高校司空见惯,但在赵跃宇看来,需要辩证地看,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他讲了一个很多人听过的故事:修机器时,一个工程师简简单单地画了一条线。这条线,一个普通工人都能画,但是画在那里却只有工程师才知道。“有时候,一个很好的想法或者一个点子、观点,就决定了整项研究能否成功。”  关于校长,曾有一种观点比较流行:大学校长可以不是学者,但一定得是教育家。对此赵跃宇认为,校长还是得有一定的学术素养,“我在担任校长期间,宁愿把工作重心放在怎样发展教育这一块,至于学术,我离任之后,可以集中精力再做研究。”  一年里难得见到自己戴着“官帽子”的导师,大学四年里没有上过一节学院院长的课……这是很多中国大学生的经历。但赵跃宇却非常自豪,在湖南大学,每一位教授都有基本的工作量,每年必须有一门专门为本科生开设的课程。  其实,这也是他所希望的:每一位进入千年学府的学子,能够享受到大学提供的最好服务。  “不谈世界一流大学”,中国大学要做的还有很多  对于世界一流大学这个话题,赵跃宇坦承并不想多谈。他认为,世界一流大学的出现大都与一个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有关。再过若干年,当中国经济发展水平在全世界真正处于领先时,他相信会有一批一流大学出现在中国。  “未来,中国所需要的高素质人才、高水平研究成果、创新理念等,一定都会出现在大学。中国大学要做的很多很多。”他在兴奋的同时,也体会到重大。因为有很多事情要去做,而且“并不想说要把湖南大学建成怎样,要做的放在心中即可。”  赵跃宇说,自己一直信奉并追求“做梦”与“做事”相结合。做梦,是指未来的“黄粱美梦”,做事,就是目前要做的一切。由于自己在湖南大学工作时间长,赵跃宇对于目前那些方面需要改进,那些方面需要继续发扬,都比较清楚,“能够迅速进入做事的状态。”  眼下,湖南大学人事制度改革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这也是他此前担任常务副校长主抓、去年开始启动的一项工作。如今,湖南大学那个岗位出现空缺,必须经过海内外专家匿名评审这一环节,同时取消了本校博士生毕业留校制度,“这样能够避免学术近亲、学术帮派的形成,有利于营造有效清新的学术生态,让每一位湖大学人在学术面前都独立、平等。”  目前,全校的教师岗和行政岗全部重新聘任到岗。1900多名教师的聘任上岗工作已经完成,顺利实现了从身份管理到岗位管理的转变。不少教师因“踩红线”已离开湖南大学,100多名教师从教师岗转到行政岗和服务岗。另外,学校的正处级机构也从54个缩减到42个。  此外,学校副书记、副校长,各二级学院院长、党委书记以及机关处长的薪酬,全部由学校确定并规范,“除了学校批准的薪资之外,他们不能在自己单位再多拿一分钱”。  “一个最理想的目标就是,当千年学府又一个1000年过去,后人回望这1000年时,会觉得我们这几代人没有辜负千年学府的文脉和风范,而是为其发展奠定了基础。”赵跃宇说。本报 侯琳良

微商城保证金多少钱
站群排名
微店的运营模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