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萌妻难驯 第二十八章 不在乎吗-

发布时间:2019-09-25 18:38:40

萌妻难驯 第二十八章 不在乎吗?

陆雪漫不懂了。[燃^文^书库][]vom

他怎么了,为什么不接?

“也许人家找你有急事,真的不接吗?”

“先吃饭。”

骨节分明的手指抽过一张纸巾,抹掉了她嘴角的饭粒,“拿块脆皮鸡给我。”

愣了愣,她急忙选了一块鸡腿肉,伸手去拿筷子。可权慕天一皱眉,她默默缩回爪子,硬着头皮把龙景脆皮鸡塞进他嘴里。

心里七上八下,陆雪漫提心吊胆,看他神色如常的吞下去,暗暗松了一口气。

居然没生气!

“我吃饱了,你快吃吧,饭菜要凉了。”

男人闷头吃饭,由着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

她回身望了一眼,总觉得这个号码很有问题,便悄悄记在了心里。

吃过饭,权慕天拎了塑料袋去丢垃圾。

床头柜上的又响了起来,还是那个号码,要不要接呢?

犹豫了几秒,陆雪漫刚按下接听键,听筒里立刻传来一个娇柔的声音,“慕天,你怎么才接?你在哪儿呢,我有急事要见你。”

“他出去了……”

声音这么耳熟,好像在哪儿听过。

“你是哪位,如果有急事,我可以帮你带个口信。”

“是新来的总裁助理nina吧?indy没告诉你规矩吗?你怎么敢动老板的,简直不像话!”

陆雪漫懵了。

这货谁呀,这么嚣张!难怪大叔不愿意接,原来是个疯婆子。

“让你老板给我回,听见了吗?”

没等她回答,权慕天便走了过来,“在给谁打?”

“找你的。”

拿过,扫了一眼号码,他不耐烦的挂断了,“如果这个号码再打进来,你也不要接。”

木讷的diǎndiǎn头,男人越不接,陆雪漫越好奇对方的身份。

可权慕天的脸色很不好,她就没有多问。

她漠然的表情令男人非常不爽,伸手勾起她的下巴,静静的望着她,“就没有问题想问我吗?”

他的脸这么臭,打的又是个女人,她敢问吗?

咬着下唇,陆雪漫摇了摇头。

新婚第一天晚上,洛琳就跑来搅局。拿走硬盘、换了她的药,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害死她

她跟权慕天才是一对,你算什么?

“怎么不説话?”

“我困了,想睡会儿。”

避开他的注视,她把自己埋进被子,想盖住郁闷的情绪。

如果不是亲眼看过照片,打死她也不会相信权慕天还有那么温柔的一面,可那是他面对洛琳才有的表情。

她对这种二手货没兴趣!

望着病床上的蚕蛹,权慕天无奈的摇了摇头,“陆雪漫,你在吃醋吗?”

“吃醋是什么东西,没试过!”

女人一阵心虚,忽然发觉自己反应过激了。

“你真的不想知道那个人是谁?”

“如果来的是洛琳,就免开尊口,我对你们的事没兴趣。要是别的女人,我还可以勉强听一下。”

看着暴躁的xiǎo女人,他眼底闪过几许得意,故意説道,“那就算了。”

就知道会是这样!

大叔,吊人胃口神马的最不厚道了。你不想説,又何必绕什么弯子,没劲透了!

她心里一阵失落,心情不爽到爆,但説不清为什么会这么不爽。赌气的闭上眼睛,她决定当哑巴。

“漫漫,我们是夫妻,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

浓密卷翘的睫毛忽闪,她别扭的样子娇憨可爱,权慕天吻上她的眼睛,温热的气息吹在她脸上,“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

“不想!”

不假思索的拒绝,可当她看到男人认真的表情,立刻后悔了。

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权慕天尾音上扬,不断追问,“你真的不想听吗?”

“不想

萌妻难驯  第二十八章 不在乎吗-

。”

他的目光很真挚,陆雪漫差diǎn儿就沦陷了。

可不管权慕天为什么跟她结婚,他们之间都没有爱情。他爱的是洛琳,所以,她没有立场,更没有资格。

往后挪了挪,她不想被男人看穿自己的情绪,就转了话题,“你跟欧阳川很熟吗?”

欧阳川是国际刑警驻海都的总警司。

他能亲自出马,説明跟大叔的关系不一般。

男人目光沉凝,深深的望着她,明显有几分不悦,“陆雪漫,不要转移话题。你明明很想知道,为什么要説谎?”

“你想太多了……我不是娱记……”

不容她説完,权慕天霸道的吻了上去。她别过脸,想要避开,却被他板过脸,堵住了呼吸。

陆雪漫对他的一切都不感兴趣,这让他很生气,感到异常挫败。

对她来説,他只是一个可以帮她解决麻烦的人吗?

如果换成别人,她是不是也会嫁给那个人?

霸道的攻势带着惩罚的味道,掠夺似的让她极不舒服,她能感觉到男人的愤怒,但是她想不通他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男人不喜欢女人问东问西,她只想做个安静的吃货,难道这也有错?

渐渐地,她觉得氧气不够用了,病房里温度一再攀升让她晕头转向,什么也想不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权慕天终于肯放开她。

脸颊发烫,她羞得满脸通红,顾不上呼吸新鲜空气,就用被子把自己埋了起来。

慢慢平复自己的情绪,权慕天被她囧迫的样子逗笑了,伸手去掀被子,“你想憋死吗?出来。”

“不要……”捂着脸,她羞愤的快要死掉。

大叔,説好一次性付清,你説话不算数,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听话,出来。”

“不要……”

脸红的像烧像猪头,现在出去,还不被他笑死。

“你再不出来,我抱你去洗澡了?”笑着摇了摇头,他冷冷威胁。

纳尼?

又要被他看光光?这可不行!

陆雪漫把心一横,忽的掀开被子,露出一张红扑扑的包子脸,还冒着热气。

抚上她的脸颊,他十分无奈,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是不是他太着急了?

今天是他们结婚的第三天,相处不到72xiǎo时,可在他心里,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这是他的错觉吗?

两个人谁也没有説话,气氛又僵住了。

陆雪漫觉得必须説diǎn儿什么,便慢吞吞开了口,“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眯着凤目,权慕天淡淡问道,“他们让你复职?”

又被他猜到了?

本来还挺得意,可男人的冷脸让她立刻泄了气,“他们説让我回去做法医部的特别顾问,据説是上头特批的。”

其实没有什么特批,不过是文一佳老爸给几个头头打了招呼。

“如果出现第二个大有基金,你打算怎么办?单方面解约不会那么容易。”深邃的眼眸瞳色深沉,他説的意味深长。

对呀!

只顾着高兴,她怎么没想到这一层?

陆雪漫,你好了伤疤忘了疼,给你diǎn儿甜头就什么都忘了,真心没救了!

女人沮丧的垂着脑袋,一副被打击到的可怜相。

薄唇抿过一丝笑,他缓和了语气,“你想工作的话……”

话説到一半,房门被从外面推开,护士端着药盘走进来,看了看输液袋,xiǎo心翼翼的拔下针头,笑着説道。

“权太太,您今天的diǎn滴都打完了,您早diǎn儿休息,晚安。”

痴痴的望了男人一眼,她红着脸走了。

看到xiǎo护士花痴的样子,陆雪漫捂着嘴偷笑。

大叔,你的魅力指数爆表了有木有?

男人把调成了震动,可指示灯还是闪个不停。看到屏幕上跳出来的名字,她森森一抖,把递了上去,“是你妈……不,咱妈……”

满意的扬起唇角,权慕天蹭了蹭她肉肉的鼻尖,“我出去接一下。”

男人的动作满是宠溺,白皙的脸颊飞过一层红晕,她的心好像漏跳了一拍,久久回不过神儿来。

出了病房,勾起的薄唇便垂了下来,走进楼梯间,才接听了,“妈,你找我。”

听筒里传来权国秀愤怒的声音,她厉声命令,“你在哪儿?马上给我回玺园,我找你有急事!”

“妈,漫漫不太舒服,我得留在医院。有什么事就在里説吧。”

“听説,你拿到了某国政府扶贫基金的授权?”

“是。”

“你知不知道我跟你几个舅舅在sc基金投了多少钱?招呼都不打,你就把sc给吞了,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妈?”

难怪洛琳和周迈胆子这么大,原来舅舅和母亲也有份。

看来,名单里q和h开头的收款人就是霍家父子和几个舅舅了。

“你想让我补偿你,还是霍家?”

“这有区别吗?”

如果没有她的嫁妆,霍家不会有今天,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既然没有区别,就跟我没关系。做生意有赚有赔,我不可能为输家买单。”冷飕飕的説着,他打算收线。

sc基金和欧洲投资同时失败,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表面上看,海都五大家族是并购的最大受益人。实际上,激化了权家的内部矛盾。

难道有人想整垮权氏?

“别忘了,你是我的儿子!”

“时间不早了,你早diǎn休息,霍太太!”

眉心拧成了一个疙瘩,他不顾母亲尖利的呵斥,匆匆挂断了。

要不要让欧阳川把他们的名字撤下来?

沉了几秒钟,他还是拨通了,“喂,是我。”

“听説嫂子受伤了,情况怎么样?”

“一diǎn儿皮外伤。”

另一端的男人陷入沉默,欧阳川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我不会让你为难,放心好了。名单的事,我会看着办。”

回到病房,床上的xiǎo女人不见了。听见卫生间里水声,他猛地推开门,换来女人惊悚的尖叫。

“出去,你快出去!”

折腾了一整天,陆雪漫想洗个澡睡一觉,可刚解开衣服,他就冲了进来。

“你的手不能沾水……”

不等男人説完,她抢先説道,“不用你帮忙,我自己可以的。”

他脸色一沉,砰的关上房门,快步向她走来……

运城治疗睾丸炎费用
运城治疗睾丸炎医院
运城治疗龟头炎方法
运城治疗龟头炎费用
运城治疗龟头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