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好利来蛋糕连锁罗红蛋糕大王行者无疆

发布时间:2019-06-10 02:38:33

好利来蛋糕连锁罗红:蛋糕大王行者无疆

一小时,2000美元。

这是他租用直升飞机航拍的价钱,烧掉钞票为了拍到地球上最美的瞬间。在此之前,只有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师这么干过。

他第一次涉足非洲是2000年,到今天一共去了整整20次。 最贵的非洲之行是第十二次,航拍的时间比较多,可能花了有40多万吧。 他说。

大多数人认识他,并不是因为他是中国最大的蛋糕连锁店好利来公司的掌门人,而是在喧嚣嘈杂、熙来攘往、焦躁无奈的北京地铁里,在等下一班地铁的间隙,在墙上一堆广告中发现一些特别的摄影作品:非洲肯尼亚纳库鲁湖的火烈鸟、马赛马拉的角马、乞力马扎罗的大象、纳米比亚埃托沙的长颈鹿、斑马还有美洲豹、犀牛、羚羊、鹈鹕、企鹅 在这些充满视觉震撼的作品旁边有一行并不显眼的小字,写着作者的名字:罗红。

罗红的摄影作品似乎也跟他遍地开花的蛋糕店一样,在这些年间悄悄地改变了地铁乘客们的某种生活方式。因为,大家手里的闲钱多到已经不仅仅满足于在生日的时候提一个好利来蛋糕,而是筹划着是不是该用今年的年终奖去一趟那遥远的非洲,寻一寻儿时的 非洲梦 。

罗红的牙医说: 以前坐地铁上班时,每天都要看几十个病人特烦,最盼望看大望路地铁站里面的天鹅,心会特别宁静,想起了小时候的安徒生童话,没想到是你个卖蛋糕的拍的哈!

被罗红陈列在地铁里的照片打动的众人之中,有一位改变了罗红的生命轨迹,他是中国驻肯尼亚大使郭崇立。因为他,罗红把影展从地铁站办到了联合国,成为第一位在联合国举办个人摄影展的中国摄影家。

一年前,罗红再次受到联合国邀请,出席世界环境日活动。他因此成为继邓小平之后第二个在联合国用四川话演讲的中国人。这个个子不高的中国人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没有过人的教育学历,他所在的烘焙行业也没有那么备受关注。

然而,这是一个全力彰显个人魅力的年代。只要够型、够IN、够张扬,在企业家群体间出名似乎是瞬间的事情,他们也跟娱乐明星一样渐渐成为公众眼中标志性的符号。

对大多数人来说,似乎都是先知道那个酷爱登山的王石才知道有万科公司,先认识了娱乐至上的潘石屹才关注SOHO中国的成长。苹果的乔布斯更是本身就是一个前卫艺术家,整天以一副创意天才和偏执狂的姿态抛头露面,他个人也成了苹果公司一张最大的名片。

无数企业家在成就了商业梦想之后,开始慢慢关注起内心更本真的自我,让灵魂跟上财富前进的脚步。于是,爱登山的王石穿起登珠峰的冲锋衣,爱自由的张朝阳拉起新买的豪华游艇的引擎,爱酷车的王中军跨上心爱的纯种马去隔壁的艺术家聚集区遛遛,而爱摄影的罗红则扛起了他的三脚架准备再次出发。

他思忖着接下来的旅程该把镜头对准何方,可能是西部的高山大河,或者是非洲的原野草原,抑或是南极的冰川河流,在那里他忘记了好利来的中秋月饼促销、产品质控表和财务报表,只是本能地遵从心底的爱和勇气去轻轻地按下快门、留住瞬间。

罗红说,拿起相机来跑啊跑啊,原来转地球一圈是如此简单。

叛逆少年成长记

15岁的四川雅安初中生罗红第一次接触的照相机是一台海鸥120。同学的爸爸是管相机的,才让他见到这新奇玩意儿。他备感新鲜,开始为了赚到胶卷钱在暑假打工。

那个暑假去修围墙。一个月能赚30块钱吧,两个月60块,胶卷钱是没问题的。但是,我觉得不对啊,二十几号人凭什么只挣30多块钱呢?组长说是计件算,我就算了账,觉得应该挣到更多的钱。 管理概念、商业意识有时候就是一种天生的本能,罗红回忆起多年前的盛夏生平第一次懵懂的生意经。

有一天在休息的时候,我对这二十几个都比我大的小孩说: 你们来这里干吗?赚钱对不对?我有一个想法,组长是好人,但不适合带你们挣更多的钱。如果你们想挣更多的钱,选我当组长吧。我最少让你们挣到60块钱,差一倍,如果挣不到的话,我说我两个月下来,所有的工资拿给你们买烟、喝酒。 原本充满怀疑的工友们还是被这个小兄弟的执拗打动。

一半以上的人举手通过!我一宿没睡觉,写每一个工序,下一道工序怎么支持上一道。那本事真的是天生的,对管理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敏感。按照这计划组织分工,一个月下来,厂里边沸腾了,每个人从30块赚到了120块。那年代一个月120块,相当不得了。

胶卷钱够了,可少年罗红很快面临人生另外一个抉择。因为贪玩,他的中考成绩没有三个哥哥那么好: 当时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继续上学,复读考大学,像哥哥们一样,走出大山;还有一个选择就是接父母的班。两个我都没兴趣,一心就想去成都学摄影。我妈当时就开骂了,我爸没吱声,想了一宿第二天吃晚饭的时候,告诉我,主意不错,让他去吧,真的是很感动。

1985年,18岁的四川雅安小伙子罗红在成都市交通路,开起了一家仅有两平方米的照相馆,对外的小窗口仅有几十厘米。

这时,距离他来到成都闯荡只有8个月时间。8个月前,罗红背着行囊来到一家小照相馆,跟经理商量只要录用他,可以 三不计 ,不计报酬多少、不计工作类别、不计时间长短。

那时,罗红开始每天下午从洗胶卷的暗室到照相馆送照片、底片,夜里9点开始彻夜洗胶卷,经常熬红双眼。每天五六个小时的睡眠换来的是摄影技术的积累,单飞因此得以实现。

不到20岁的青春是极度张扬的: 照相我已经混得很不错了,混成万元户了。有8000多块钱的摩托车骑,有3000多块钱的音响听,有3000多块钱一套的理光相机。那时候已经是很顶级了。

我从老爸那儿学来乐于助人,方圆多少里的人都特别愿意到我这儿洗照片。我那时候有什么不一样呢?就是一点,别人来洗照片,帮你洗了就完事,而我会告诉他一些摄影知识,底片脏了,我会帮他冲洗干净。告诉他拍摄的时候不要切头切脚,别照得太顶格了。我做事喜欢带着一股热情去做,热情很重要!

后来的故事,是少年罗红为了给母亲过退休后的第一个生日,跑遍了全城也没有找到心目中的生日蛋糕。那时,大部分蛋糕都是食品厂出品的生日蛋糕, 奶油、蛋清抹上去,然后三朵玫瑰花一放,生日快乐,就完事 。

把做出漂亮的蛋糕作为未来的事业,罗红有了下一个朦胧的梦想。一个温馨的、富于感情色彩、甚至有点宿命感的故事从此拉开帷幕,也正是这个朴素的小心愿决定了罗红的好利来永久的品牌内涵:做一份甜蜜的事业,当一个快乐与爱心的使者。

1988年,四川雅安,属于罗红的第一家小蛋糕店开张了。

罗红从此放下了心爱的相机,成为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商人,兰州发迹、沈阳壮大、两出两进北京。马不停蹄、南征北战的7年间,他心爱的相机落满了许多尘埃,孤独地躺在某个角落,清脆的快门 咔嚓 声多年不曾响起,重拾起相机要等到好利来事业上路后的1995年。

没见罗红本人前,难免会对他有很多想象。一个搞摄影、爱航拍、玩马术的人是不是 愤青 风格、桀骜不驯得很呢?采访的这天安排在中秋节前夕,来到好利来位于北京CBD的总部时,偌大的办公区域人不多,穿着很朴素的罗红笑着迎出来: 他们都去卖月饼了,中秋之前是我们最忙的时候,欢迎欢迎啊!

有力地握手、甚至有点羞涩的微笑,仔细地问你喜欢茶或咖啡,刚开始聊的时候他会因为羞涩和紧张略有一点点结巴,感动时,他几度哽咽,谈到南极、非洲、天鹅、鹈鹕、狮子,他又从一个成熟的商人变身为一个充满童趣、活力、天真和感染力的大男孩,激动时,他的肢体语言很有张力,快乐充溢在他四周。

访问者:作为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在很多人眼中你是他们的偶像。在你的理想中,你最想成就的那种人是什么人?

罗红:我想成为一个没有遗憾的人,或者说,尽可能没有遗憾的人。我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追求完美的另一种说法就是没有遗憾,也许人生不可能没有遗憾,但它可以成为一种追求。

访问者:谁是迄今为止带给你最大影响力的人?他是怎样出现在你生命中的?

罗红:我的父亲。父亲的思想比较激进也很开放,是中央团校的第一批学员。当我出现在他生命中时,他就出现在我生命中了。他对我的影响非常大,最重要的,是给了我一个正确的价值观,这影响了我的一生,可以说,也成就了我现在的一切。

罗红说,爸爸和三个哥哥在他成长的过程中给了他很大的自由,有天生的大气。他从小爱打架,因为父亲出身是地主,当地小孩喊罗红 白地主 。

那个时候看电影《卖花姑娘》,他们就经常叫我,一叫,我就大打出手。我打架特厉害,经常把别的小朋友打得让人家父母上门来找。一来,我妈就给我一顿暴揍。有一次,找上门来的那家父母很凶,我爸就问,怎么回事。我就说了,他骂我 白地主 ,所以我就揍他。我父亲马上告诉对方家长,我是地主的崽子,可以骂我,但是我的儿子已经不是地主崽子了。所以说你教子无方,你小孩就该欠揍,该打!

发家地在那遥远的地方

做生意的人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兰州是罗红也是好利来的福地。好利来的名字就诞生在那里。

当时促使我走出雅安的是我的二哥罗力。他在南京工作,回家看到我的蛋糕房很惊诧,说上海也找不到这样的蛋糕,到外地去拓展肯定会有发展空间。

罗红最终选择了兰州作为对外发展第一站,一是因为与雅安近在咫尺的成都食品市场本身就很丰富,而北京、上海、南京这样的一线大城市房租贵得离谱;二是因为二哥罗力曾在兰州读大学,对当地相当熟悉;此外,兰州的饮食文化比较单一,市场需求潜力巨大。

选择兰州,真是选得很对。一炮就轰动了,那一赌也赌得很大。当时,我把自己的房子、摩托车、音响全卖了,说通了媳妇,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风险是很大,但我比较乐观,是个对自己还很自信的家伙。我看任何事情都尽量看到最积极的一面。反正我还年轻,失败了大不了重来,我觉得年轻就是资本,再苦个几年日子又会好起来的。

自信的是罗红,没谱的是家人。所有的亲朋好友一提到兰州,就觉得好遥远,说怎么选一个大西北,听说那儿还有狼,还得吃没啥滋味的大馒头。

我妈妈他们来送我的时候,真像送葬一样,我妈哭得啊。可是,去了以后,一切跟我想象的一样,甚至比我想象的还好。

罗红在讲述这段故事的时候,说把 喜利来 变成 好利来 的故事是最精彩的华章。

兰州第一家店的房东让罗红第一次体会到西北人的仗义和纯朴。他说是因为那个房东太好了,让他觉得第一次出门遇见这么好的人,才把蛋糕店的名字从 喜 字改成 好 。

当我样品快做好的时候,大转机搅拌着的时候,整个泥土墙,哗,就垮了一大半,那是个小二楼,像要塌掉的样子。一旦塌了,我的十几万就全部埋在里边去了,我急得一下子脸都白了。

房东一个就跑来了,第一句话是 小伙子,你别着急,如果这房子塌了,我赔你 。

就这句话我眼泪哗哗就往下流。对我来讲,这是致命的了,我的天,让我特感动。这家伙最后把十几年前修这个房子的施工队找来了,而且在底下最后这个横梁顶好的时候站在第一线。假如顶不好,有可能这个房子塌下去就把房东埋在里边了。看到他站在那儿,我也站那儿去了。要埋,把大伙儿埋一块儿吧。

罗红曾遗憾没有为帮他起家的这位贵人拍过一张照片,但是他用另外的方式做了回报。前几天当年的房东大爷给罗红打,说儿子没工作了,单位也垮了,能不能帮助他一下。罗红二话不说: 给我一个账号吧,我给你20万够不够?他说我3年以后还你,我说不用还了,如果你能还我的时候再还吧。

访问者: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人生哲学,譬如孔子的人生哲学是成仁,孟子的人生哲学是取义,王阳明的人生哲学是 成圣 。你的人生哲学是什么?

罗红:我很简单,带着感恩的心去爱。爱自己,爱众人。

访问者:好利来带给你的除了财富、声望和人生经历外,还带给了你什么?

罗红:选择的自由,好利来是我的第二个梦想,它帮我实现了我的第一个梦想:摄影的梦想。

访问者:通常我们一生中干的很多事情并不重要。你觉得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罗红:对我来讲,能够给更多的人带来幸福和快乐是我觉得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吧。

兰州的好利来开张后,生意火得需要每天用棍子把柜台撑着防止人挤进来。罗红连开了3家店,把老家的同学、最好的朋友都叫过来帮忙。兰州电视台那时每天的天气预报前都在播着好利来的广告。

那时候,大伙想的是第二年买一辆长春生产的奥迪,最好的车了。但是我突然决定,说奥迪咱别买了,我有一个梦想,我想做中国的蛋糕王。如果我们把这个模式往中国再扩展再扩展,我们就可以变成一片森林,不是一棵大树。一棵大树遇到大风时会被连根拔起,而一片森林形成后,我们就会买什么车都行了,一人一辆奥迪都没问题!

甩手掌柜

今年年初罗红远赴南极拍摄企鹅。租用的直升飞机遇到恶劣天气,很多天无法起飞,他遭遇了有生以来最无望的等待。

太折磨人了,完全是一种对人精神的摧残。刚开始,我还跟他们去外边做做活动,修冰屋、冰房子,最后那儿也不想去了。

每天活着好像就为了吃那三顿饭似的。冒大风去吃顿饭,维持生命就完事了。那时候,对我来说最大的快乐就是用电脑选照片。选出以后配上我喜欢的音乐,每天凌晨四五点钟还在一直放,听了想哭,这个变成最大的快乐。我的朋友侯海涛说回北京之后,那段音乐还在耳边回荡。

罗红强调自己是个意志坚定的人,很少崩溃,这一次濒临死亡境地的南极之旅算是一次。问及他当时是否想到自己的好利来,他说: 好利来估计排到最后一位。那时候心很乱了,不静,完全是浮躁的。早上五六点钟,打开帐篷第一件事,就是看风小了一点没有,为什么飞机还不来。

他躲在帐篷里面一遍一遍地看自己拍摄的照片,思绪飘得很远,他怀念北京温暖的家、在加拿大的妻子和两个超级顽皮的儿子,雅安的童年、开普敦的海岸线、一直拍不够的非洲。

访问者:假设有一条通往内心的道路,你觉得目标正离你越来越近还是越来越远?

罗红:越来越近。孔子说四十不惑,我现在觉得越来越贴近内心,越来越找到自我。

访问者:在生命和生活中,活力和觉察力都非常重要,你如何保持活力和觉察力?

罗红:尽量活在生活当中吧。热爱生活,热爱生命,希望能够永远充满激情。因为摄影帮我很多的忙,它是另外一个出口,让我在释放的时候保持一颗很平静的心,不那么浮躁。

访问者:你最近一次哭是什么时间,为了什么?

罗红:汶川大地震的时候,原因很明显。

因为员工,罗红也掉过泪,在那个倒霉的1999年。

东北人迷信,说 99年 过生日不吉利,生日蛋糕也被视为不祥之物。那一年,没生意,好利来跌入低谷,被迫裁员800人。

罗红在公司大会上泪如雨下。他能做到的是让离职后的员工每月可从公司领取150元的生活费。第二年,好利来的蛋糕再度畅销,罗红立刻向这些员工发出返职邀请函,而惊人的是返回到岗率高达98%!

1999年到2000年也是好利来这艘大船经受管理镇痛的时期,罗红从1998年开始引进人才,而1999年公司元老的利益与 空降兵 职业经理人的引入摩擦爆发 大地震 。

我记得很清楚,在沈阳一个会所里面开会,开到最后的结果就是,我当时就冲到一个窗前,想跳下去。撑不住了,我那个年龄承受不住那么大的压力。你的哥哥、亲朋好友,最亲密的战友都不理解你,伤心欲绝。我当时只想以死来说明我是一颗什么样的心,放声大哭,哭到把泪哭干了,哭着睡着了。

我很痛苦,解决方法就是看情在你心中重要,还是钱重要。我觉得兄弟,而且是这么好的、跟我一块出生入死大战这么多年的兄弟,不能让他们误解我。

罗红放手让想自己创业的元老们带着资源离开,然而,一年后离开的 元老们 重新归来了,体味了自己创业的辛酸与无奈。

他们开了很多家店,一年后把所有的店全部交给我了。告诉我的第一句话就是 我错了,不是当家人,不知柴米油盐贵 。

黄金有价义无价,情义无价。 是罗红给出的关于平衡利益和情义这一命题的答案。

分邦而治 是他解决问题的办法。 分邦而治 后的好利来有六个大区(包括罗红自己), 甩手掌柜 罗红2000年终于有时间去非洲拍照片了。

好利来发展到现在,跟我的爱好密不可分,两者并行不悖,相辅相成。在寻求两者平衡的过程中,我学会了放权。如果一个企业家永远把权力抓在自己手上,一是很累,二是很悲哀。放权的关键在于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团队。

那一帮追随他一起疯狂、一起激动、一起坚持、一起经历挫折的兄弟们忍受着罗老板的 不务正业 。

2000年底去了非洲,所有的事情已经解决好了。我把几个副总全带去了,咱们继续旅游吧,还是有更多共同语言的。这帮家伙现在都已经培养成 省级摄影家协会会员了 。

可是,现在一提到找副总陪他去非洲拍照片, 省级摄影家协会会员 们还是头痛、作鸟兽散,因为那简直不是人干的活,还不如卖月饼来得轻松。

罗红很少在位于北京CBD的好利来总部阔大的总裁办公室现身,他一直是个不停奔走的行者、爱出游的骑士,更是一个是用他自己博客名字所谐谑的 好摄之徒 。

他办公室里面悬挂着几幅反差极大的巨幅照片,有一幅大漠斜阳如血,罗红靠在越野车上,扮着很酷的姿势,一身牛仔装扮,张扬而冷峻。

还有一幅是去南极的作品,雪地里的罗红与企鹅对望着,那是一个充满激情的男人难得的片刻拥有的宁静、温柔、幽远与浪漫。 (来源:华夏时报 李紫兰)

牛皮癣护理
财经评论
seo优化作用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