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掌御星辰 第919章 屠戮多少?

发布时间:2019-12-05 04:16:54

掌御星辰 第919章 屠戮多少?

“玉寒,玉寒,你醒醒!”

万星之府内,凌动那变得血红的双眼,正搂着白玉寒紧张的呼唤着,一边呼唤,凌动一边尽可能温柔的将自己〖体〗内的水属性罡气送进白玉寒体“展翅印”内疗伤。

同时,凌动将自己仅有的两颗珍贵的一元返魂丹,一股脑的塞进了白玉寒的口中,如果不是凌动还能感应到白玉寒那极其微弱的气息,凌动几乎以为白玉寒被杀了。

星君境强者催动天地魂器全力一击,威力说多大就有多大。

凌动仅仅是被那余威给撞击了一下,胸口的肋骨就已经尽数断裂,内腑更是受到不轻的震荡。

由此可以想像白玉寒到底受了多重的伤,也就是白玉寒的修为刚刚突破到星宿境,又或者是早有准备,要不然,那一击,就足以毁去白玉寒的肉身了。

不过,就是现在的情况,白玉寒的肉身,也跟被毁去没被多少差别了。

筋骨寸寸碎裂,内腑濒临于破碎的边缘,心脏甚至一度停止了跳动,经脉也是寸寸断裂,背部更是骨肉裂开,就算是凌动抱着,下垂的身体部分,也在任意的垂掉着。

至于背后被那七无地尘魂器轰中的地方,更是血肉模糊,让凌动不忍目睹。

如此严重的伤势,哪怕是在给白玉寒一连喂服了两颗一元返魂丹,依旧要凌动用自己的罡气,温和的引导药力,同时给白玉寒正骨正脉,要不然,那强大的药力散开将白玉寒的内外伤治愈,治愈出的也是一个畸形。

全神贯注给白玉寒治疗伤势的凌动,对于外界的情况,此时却是丝毫不管了,凌动现在唯一的心思,就是救治白玉寒。

至于压抑在凌动心头的怒火,蒙在凌动心头的各种疑薪,例如白玉寒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等等,全部扔到脑后了。

不得不说,凌动当初在焱星拍卖行huā大价钱拍卖来的一元返魂丹的药效,还是极强的。虽然只能完全治愈魁星境巅峰武者的伤势

,但是一连两颗砸下去,白玉寒的伤势,在以肉眼可见的方式迅速好转头。

强力的药力,蕴含在药力当中充沛的能量,都让白玉寒的筋骨内腑经脉飞快的恢复着,更有凌动在其中引导药力,一一帮白玉寒正骨接脉。

“呼!”小半个时辰之后,凌动长松了一口气,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白玉寒的伤势,算是回复如初了。

“玉寒?”凌动再次轻轻的呼唤了一声。

一息,两息,三息,凌动的脸色不由得难看起来,闭目感应了半晌,凌动的眉头死死的皱了起来:“神魂气息如此虚弱,应该是伤到了神魂本源?”

对于别人而言,神魂本源的伤势几乎是绝症,但对于有降星盘的凌动而言,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神念一动,凌动催动降星盘旋转,送出十几道七彩光华来,缓慢的融入了白玉寒的额头,然后,在凌动的感应中,白玉寒的神魂气息,在慢慢的增强着。

“快躲,然珑。

睁开眼睛的白玉寒的第一句话,便是这三个字,让凌动的眼睛瞬地就红了,心中的一连串的不解,也由此浮上心头。

“玉寒,暂时安全了,你怎么样,没什么事了吧?”纵然凌动感觉白玉寒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毕竟是神魂本源之类的伤势,只有武者本人最清楚,所以凌动才有此一句。

“安全?那就好!”白玉寒有些欣慰的应了一声,随即闭目凝神感应了一下才道:“应该没什么大碍了吧?我感觉……き”话说到这里,白玉寒的眉头猛地一皱,随即散开道:“我感觉,全好了!”

这一丝异常,欣喜的凌动却没有发觉,随后凌动便颇有些关爱的叱责道:“你怎么那么傻?就是示警,遥遥给个神魂传音示警就可以了,何必以身犯险呢。”

这万星之府,白玉寒却是来过一次了,向四方扫了一眼之后,白玉寒的俏脸上挂着一种淡淡的漠然道:“他们一行人当中,有星君境强者。我亦是提前来到,避入星官行宫,经过种种伪装,才避过他们的探查。

而且他们谨慎异常,自从来里这里之后,那星君强者的神魂警戒就没停过。若是我用神魂传音示警,恐怕没等神魂传音入你的耳,我先被那星君境强者斩杀了。”

白玉寒这番话说得极淡,但是凌动却是毫不介意。白玉寒性子偏冷淡,向来是那种多做事,少说话的人。

“你提前到来?对了,你是怎么知道他们要来杀我的,还有那个杜副统领是怎么回事?”凌动继续问道。

刚才的事情在电光火石之间,千转百折,许多疑问,如今都蒙在凌动的心头。

“你可否知道星界走卵这件事?”白玉寒突地问道。

凌动怔了一下“偶尔听过那么几耳朵,但也只限于听过名称而已。”

“朱雀星域内,星界一共有九,辅星界过百,有一些辅星界或者星界,是有特产的,而缘于各星宿天君府的地域保护,这种特产其它星界的人是很难得到的。又或者,有人要来往于两火星宿天君府辖地,是很麻烦的,要经过种种盘问。

于是,就有了些有实力的商家或者势力,私下建立星界挪移阵体系,用来提供给这些人,这便是星界走私。”

说到这里,白玉寒耸了耸肩:“很不巧的,我们白家的魁星楼,便拥有着整个木犴界最大的走私星界挪移体系。而我回到家后,我爹跟我正好聊起你这个大冷门,提起了天罡大陆的时候,就给我说起了一件怪事!”

“怪事,什么怪事?”凌动问道。

“来自土獐界的一批强者,竟然要从木犴界外买道去木犴界的天罡大陆,而天罡大陆,一没有特产,二不是交易市集,竟然出动了如此强大的阵容去天罡大陆,我爹觉得很奇怪,很不可思议,就跟我闲聊起刺然后,我就想起了你与土獐界提恩怨,偷偷跑出来,通过家族的挪移阵,提前来到的天罡大陆外,但是等我刚刚来到,土獐界的那批强者也到来了,所幸并没有晚。他们一直呆在星官行宫不走,我也只好一直潜伏在那来,直到你出现!”

末了,白玉寒又补充了一句:“至于那杜副统领,我不清楚!”

听白玉寒说得轻松,几句话带过,但是凌动却是听得满头冷汗。在星君境强者的眼皮底子下隐匿,一个不小心,也许是心跳稍稍加速,就会暴露自己,要多危险,就有多危险。

“真是苦了你了!”言毕,凌动突地一笑道:“对了,你喊什么不好,为什么喊我淫贼?”

闻言的白玉寒俏脸莫名的一红,随即恢复正常“那不是为了迷惑敌人嘛?让他们真的以为有人刺杀你,好争取一点时间!”

直到这个时候,凌动才感觉到了胸口的疼痛,才顺手服下了几颗丹药,不过说实在了,修为到了这个境界,断骨反倒不是什么厉害的伤势了。

“你怎么样,伤势如何?”白玉寒问了一句。

“断了几根音头,不妨事!”

在得到凌动的回答之后,白玉寒神情一动,忙问道:“我们现在位置在哪,那十个土獐界的武者,走了没有。”

“我看一平!”

出声的同时,凌动神念微动,搂着白玉寒身形闪动,来到万星之府能够观察外界的一处地方,轻声的冲白玉寒道:“从这里往外看,不要动用神念,目光要平和,免得敌人没走,惊动敌人!”

随着凌动的话音落地,凌动强行压下眼中的怒火,与白玉寒的目光一道看向了外边。

当时前有星群境强者的天地魂器轰击,后有九位星宿境后期的强者围剿,那种情经下,别说是凌动,就是狄南坤亲临,恐怕也得吃大亏。

所以,电光火石之间,凌动才迫不得已的冒着暴露万星之府的危险用万星之府保命,此刻,从理智上讲,凌动更希望,这些土獐界的家伙寻找不到他,自行离开。

因为对上九位星宿境的强者,付出一定的代价,再加上一定的谋略计划,正面对上,凌动也许有几分胜算,但是加上一位星君境强者,直接令这种胜算变为零。

一力降十会,就是这个道理。

在至强的无可抵挡的力量面前,一切战略谋略,都是空谈。因为你谋划的再好,依旧抵不住人家一根手指头,根本没有迂回的余地。

凌动与白玉寒这刻意小心的往外一看,却是大吃一惊。

就见那十名包括杜副统领在内的土獐界武者,竟然分成片,一寸一寸地方的仔细探查,离凌动最近的一名武者,只有不到百米。

此时正在一寸寸的搜索过来,那位星君境的蒯座,却是悬于低空,神念如刀如一般,在地面上来回的巡梭,搜寻着凌动。

“看来,他们是贼心不死!”凌动眼中的煞气一闪而过。

“蒯座,已经用神念搜寻过两遍,这里,依旧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那小子会不会时具的用什么秘法逃走了?”此时,那杜副统领突地出声冲天下的星君境强者说道。

那蒯座却是坚定的摇了摇头“不可能,那小子,肯定还隐藏在这里,他身上,肯定有宝贝,顶级的虚空芥子一类的宝贝!”

“但是找不到怎么办?”杜副统领一脸忧色:“守在天罡大陆外的天君近卫,被我们全部偷袭灭杀,但是时间久了,木犴界星宿天君府也会发现异常,在这里,我们不能呆太久的!”

“怎么办?”那蒯座的眉头也紧皱起来,向着这苍茫大地四周看去,眼神额地一动道:“这里是凌动的家乡是吧?”

“是的!”杜副统领答道“但是据情报,凌动的亲人好友,应该被他全部转移了。”

“只转移了亲人好友吗?”

蒯座突地桀桀怪笑起来,笑声中满是毒辣“杜远,你说本座将这天罡大陆的生灵尽数摄来,在这里一个个屠戮,杀掉多少,那凌动才会出来?

一万?十万百万?还是千万?”(未完待续)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在线咨询
哈尔滨市眼科医院
贵阳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
贵阳癫痫病医院哪最好
云南治疗妇科疾病那里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